瑞幸、神州切割:宝沃汽车驶向何方?-最大的老鼠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瑞幸、神州切割:宝沃汽车驶向何方?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4日 02:49:36

瑞幸、神州切割:宝沃汽车驶向何方?

但是,4月3日,有熟悉神州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两周前,神州已经与瑞幸咖啡切割干净,在人员、营销等等方面。”显然,此刻保全宝沃,对于神州系来说至关重要。

据了解,神州优车一直想打通汽车上游、下游。从这一战略来看,宝沃汽车非常合适,产品和工厂都很符合陆正耀的需要。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瑞幸咖啡事件可能对宝沃的影响没有想象的大,毕竟宝沃并非神州系完全控股的企业。

同时,福田汽车也在公告中指出了未来的潜在风险,剩余债权约9亿本金及部分利息以及未来租金的收取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所谓的固定资产就是工厂、设备等资产,这意味着宝沃的工厂和设备又回到福田,而神州购买的宝沃彻底成为一个轻资产的公司。抵债后,北京宝沃租赁上述资产使用,租赁期限按照设备评估剩余可使用年限确定。

2019年1月8日,神州优车联合宝沃汽车发布全新战略,宣布推出神州宝沃汽车新零售平台,通过产业链改造和平台赋能,全面实现产销分离、渠道重塑,重构汽车消费,重新定义汽车新零售。

随着中国汽车市场连续两年下滑,全国的新车及二手车市场进入寒冬,陆正耀的神州系也遭遇严重挫折。

屋漏偏逢连夜雨。2020年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于神州租车也造成空前压力,疫情导致人们足不出户,租车需求骤降。

看准风口、成立公司、巨额融资、烧钱扩张,迅速谋求IPO,靠着这套资本运作手段,陆正耀以及他背后的投资人一度推动了神州租车的快速扩张并先后切入汽车租赁、网约车、汽车电商等业务。

此外,神州系出身的高管也与瑞幸咖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瑞幸咖啡创始人兼CEO钱治亚,是原神州租车、神州优车两家上市公司的COO;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兼CMO杨飞,也曾担任过神州优车CMO一职。而涉嫌此次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中的主要当事人、COO刘剑,在加盟瑞幸咖啡前,也曾在2008年至2015年,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

4月3日上午,神州租车股价经历了开盘后的一路暴跌。

宝沃命运多舛瑞幸之后,其实际控制人陆正耀,下一个资本故事主角的宝沃汽车,未来的走向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受瑞幸影响,在新三板挂牌的神州优车(神州租车的母公司,旗下有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四大板块)同样股价大跌。截至记者发稿,神州优车已跌19.88%,报10.28元,市值蒸发约69亿元。

此外,曾经发展顺利的专车业务也遭遇瓶颈。神州专车母公司神州优车在2019年年终业绩报告中指出由于专车业务的减少以及行业竞争加剧,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19.20亿元,同比下降48.98%,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52亿元。

神州租车在财报中透露,在具有挑战性的当下,公司已经停止购买新车,以保持安全的现金水平。与此同时,公司通过鼓励租车减少身体接触来刺激增长。该公司将继续出售更多二手车,以补充流动性。

而除了神州租车在自身业务上遭到挑战导致的亏损外,业内认为,收购宝沃汽车后的持续消耗,也在很大程度上拖累公司发展。

神州系风雨飘摇瑞幸出事,只是神州系目前面临的困境之一。神话破灭背后,陆正耀布局多年的汽车帝国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2019年3月,陆正耀以41亿元的价格从长盛兴业买下了德国老牌汽车企业宝沃67%的股份并获得控股权。

此前,有消息称宝沃多番谋求港股上市未成功,神州系正在对宝沃倾斜资源,而且,瑞幸咖啡跟宝沃在部分业务的人员和预算上打通,资源可以共享。瑞幸咖啡则通过APP和小程序,为宝沃汽车引流。

然而,无论是对陆正耀还是神州优车而言,想要扭转宝沃汽车目前在华销量不佳、品牌力不足等问题,尤其是在当前中国车市下滑行业竞争和分化加剧的情况下,需要面对巨大的挑战。

但是,以神州系目前的状态来看,让宝沃重获活力的挑战很大,宝沃的命运还取决于它曾经的母体、现在依然占有33%股份的股东——福田汽车,是否愿意拯救宝沃。而在当前的大环境下,再为宝沃寻找新买家的可能性太小。

按照神州优车的战略思路,即用新零售模式重新定义了主机厂、经销商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通过“从重到轻”的核心转变,打造最高效的渠道、最下沉的网络、最灵活的产品。

对此,福田汽车在公告中指出,通过调整方案,公司对北京宝沃大部分债权实现提前清偿,也有利于优化北京宝沃债务结构,并有利于保障其日常经营和发展、改善其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

瑞幸、神州切割:宝沃汽车驶向何方?

同样受到波及的还有联想控股。作为持有26.59%的股权的神州租车26.59%的股权的第二大股东,截至记者发稿,联想控股跌幅逾4.46%。

“虽然宝沃与瑞幸咖啡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但还是要看此次对瑞幸的诉讼对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压力。”4月3日上午,一位熟悉宝沃的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时至今日,随着瑞幸咖啡的倒下,陆正耀能否等到宝沃汽车翻盘还未可知。

但自2014年神州租车在港上市,股价快速冲上高点后,就开始了一路下跌,自2016年以来,公司净利润一直处于下滑通道。

4月1日,神州优车与福田汽车同时发布公告称,双方约定宝沃汽车拟用评估值约40亿元的固定资产(含在建工程),抵偿欠付公司40亿元债务。抵债后,剩余公司股东借款本金约9亿元及剩余的全部利息,按原协议约定应在2022年1月17日前偿还,而最终偿还时间延后一年至不晚于2023年1月17日,2022年1月17日前偿还额不低于50%。

K图 LK_0K图 00699_0  尽管“22亿骗局”尚未盖棺定论,但瑞幸咖啡推倒的多米诺骨牌已经首先砸向了同样贴有“神州系”标签的神州租车(0699.HK)。

众所周知,瑞幸咖啡最大股东为陆正耀,持有瑞幸咖啡股权高达23.94%;而神州租车大股东为陆正耀夫妇,持股29.76%。

而两者的结合也被认为机会与风险同在。一方面,神州优车的强项是出行领域,整车制造和渠道建设是其短板。重运营、轻制造研发的模式不被行业看好;另一方面,处于品牌重建期的宝沃依然需要大量资金投入。

对于2019年利润暴跌,神州租车此前在财报中指出,由于二手汽车销售市场疲弱、折旧成本及要约成本大幅增加、股份补偿开支增加、旅游城市竞争加剧导致的租赁收入低于预期。

事实上,瑞幸咖啡也的确与“神州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随后,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份自2020年4月3日上午10时14分起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短暂停止买卖,以待刊发一则可能构成公司内幕消息的澄清公告。

原标题:瑞幸、神州切割:宝沃汽车驶向何方?

而业内已将神州租车股价的暴跌与瑞幸咖啡22亿元财务造假联系到一起。

截至记者发稿,神州租车已停牌,停牌前股价暴跌54.42%,报1.96港元,跌幅一度超过70%,市值蒸发50亿,目前仅有41亿港元。

在陆正耀看来,尽管汽车市场整体下滑导致宝沃销量不如人意,但宝沃和神州的未来“是非常好的结合”。

陆正耀认为,“宝沃有着优良的产品、世界一流的制造工厂,唯一的问题便是车卖不动,究其根源还在于产销模式。”

3月23日,国际评级机构标普也发布公告,将神州租车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同时,标普确认了神州租车的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和高级无抵押债券长期发行评级为“B+”。标普认为,疫情下休闲和商务旅行需求减弱,神州租车的EBIT在未来12个月可能下降20%-25%。

同时,公开信息显示,瑞幸咖啡早期融资(A轮前)多与陆正耀及“神州系”公司相关。仅2017年和2018年两年,瑞幸咖啡就从陆正耀旗下公司及高管处获得借款、无息贷款以及投资约合人民币15亿元。

神州租车在3月17日发布的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租赁收入共计55.59亿元,同比增长4.1%;净利润为0.31亿元,同比下降89.3%,最新市值仅剩约91亿港元,较两年前已腰斩,较上市之初的高点已跌去八成。

近期,在疫情影响和整体汽车市场下滑的大背景下,面临应付福田汽车欠款本金46.7亿元,北京宝沃两大股东——神州和福田——共同选择用宝沃的固定资产冲抵债务。